跟她父母通报之后,我们就踏上了返乡的旅途。 这里不得不提,春运真是噩梦啊,这人多得, 提着两个大箱子挤来挤去的,还要让女友跟上, 真是把我给累死了。 要不是穿着羽绒服,那些将女友挤在中间的人岂不爽死?顺便介绍一下火车上女友的着装, 女友稍微化了个淡妆将披肩的长发梳成马尾辫。 因为车上有暖气,所以她把羽绒服脱了,上身只有一件蛮厚的白色有领的纯棉衬衫, 下身是牛仔七分裤和一双棕色的长筒靴。 除了她可爱娇小的面容,34D的坚挺傲人的乳房、修长的美腿和翘翘的小屁股也让她, 当然还有我十分的自豪。 尽管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会很累人,但是一想到此趟的目的, 女友还是很兴奋一脸的春意盎然,看着她可人的脸蛋, 我总有一股想把她就地正法的冲动但是可惜火车上地方太小了, 而且还是六个人一个卧舖间。 记得以前有篇文章写凌辱女友的同人,少霞在火车上被两个中年男在火车上轮奸了, 不知道台湾的火车卧舖是什么样的?要是大陆的卧舖间人也那么少就好了。 我们的车厢在最后,靠近厕所和洗漱的地方, 很方便。 我睡在下舖,女友睡中舖,这是她要求的, 说这样安全。 我当然是希望她睡下面,说不定半夜会有人来骚扰呢!嘿嘿。 对面上中舖是两个大妈,上去以后就没怎么下来, 好像要把卧舖票睡够一样。 女友上面是个五十几岁的大爷,估计也嫌麻烦, 几乎没有怎么下来。 对面是一个看上去还挺老实的中年人,我们仅仅点了个头, 但是没有怎么聊那中年人上车安顿后就不见了, 可能是去找他的朋友了。 不过没想到就是这个貌似忠厚的男人,让这趟拥挤乏味累人的火车充满了凌辱女友的乐趣。 和女友腻味了一个下午,我的手提电脑里的小游戏被她玩了个遍, 结果到了晚上她还兴奋的睡不着。 过道熄灯以后,多数人都上了床,结果这妮子就是不肯睡, 我好不容易将她哄上去(中舖)没趟一会儿, 她又跑下来挤进我的被窝撒娇。 「再玩会儿吧,哥哥~~」她直接使出她的撒手镧。 「玩什么,玩你的咪咪好不?」我小声的在她耳边吹气, 手一边伸到她的衬衫里面推开胸罩,毫不客气地揉捏起她34D的翘乳。 反正熄灯了,又盖着被子,不怕被看见。 「嗯~~讨厌,不玩这个啦,等下被人看到了。 」说着,她有些紧张的看着过道。 这个时候的过道还有一些人在走动,如果朝里头看过来, 还是可以隐约看出我在行「不轨之事」。 不过我没理她,继续摸了一会儿,但是无奈这床实在太小了, 侧身挤着两个人让我很别扭。 她还扭扭捏捏,不让我玩,于是只好无奈放弃。 女友也被我摸得面红耳赤,整理了下衣服,赶紧起来。 女友的乳房并不会特别敏感,小穴才是她的致命点, 就算是隔着牛仔裤只要力道和时间够了,都能把她搞得浑身无力(当初就是这么搞定她的), 其次是跟她接吻舌头在她口腔中的翻磙也能让她迅速败下阵来。 女友跑到过道椅子上坐下,一边梳理着头发, 一边还冲我做鬼脸。 呵呵,总算是撵跑她,我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 「这么晚了还不睡啊?」对面那个微胖的中年男不知道不晓得什么时候回来了, 手里端着一杯水过来搭讪女友。 「嗯,睡不着呢!」女友收起调皮的表情, 微笑的答道。 「春运人太多了,挤得不行啊!」看来人人都这个感受。 嘿嘿!胖男人坐到女友隔着桌的位子上, 两个人就攀谈起来。 从他们俩的聊天中过程得知,这个胖子是个医生, 姓庞说别人都叫他胖哥。 而女友也将我们此行的目的告诉了他,女友社会经历还是比较浅, 几句话就能把她给套出来。 胖哥好像还挺健谈的,有几句把女友逗得挺乐的, 也不知道他们聊了多久我在火车乏味的匡当声中迷迷煳煳的睡着了。 「嗯,早点睡吧,睡得太晚可能会导致腰围累积赘肉哦!」「啊, 这么可怕那胖哥肯定经常睡大觉了。 」「哈哈!你个小丫头。 」不晓得什么时候,我在恍惚间被他们吵醒了, 两人已经是走进来似乎女友终于困了,要上床睡觉了。 胖哥先进来,把杯子放到桌上(坐过卧舖的都知道下面是有一个小桌子的), 而女友则弯下腰将长筒靴的拉链拉开但是胖哥并没有坐下, 而是依然站着。 于是弯腰的女友就好像主动一般,把翘翘的屁股顶向胖哥的胯下。 我看胖哥盯着女友翘过来的屁股,咽了一下口水, 估计他早就想对女友下手了吧?只见他迎着女友翘翘的屁股顶上去 跟着双手伸出握住女友的小蛮腰然后把下体向前顶了一下。 女友冷不防的被顶了一下,「啊」低声叫了出来。 胖哥赶紧一边说「慢点慢点,火车太晃」,一边双手轻轻抚摸着女友的小腰围, 然后下体居然一前一后地小幅度顶住女友的屁股。 他妈的,这简直就跟女友主动让他从后面干一样, 太他妈淫荡了!我顿时就睡意全无眯起眼睛看看这个家伙到底干进行到什么地步。 如果这时灯光亮一些,应该可以看见敏感的女友小脸应该是红扑扑的。 从那个角度,又是正对着小穴,肯定深深的刺激着女友。 而且,这时我才看清,原来女友棉衬衫上仅有的两颗钮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解开了, 从我的角度轻易地就能看见里面那对可爱的「大白兔」, 估计刚才胖哥也看了不少。 她假装不在意,轻声道了谢,但却没有让他把手拿开, 继续脱她的靴子。 这靴子原本坐着脱是很方便的,但是现在女友这个姿势, 反倒很费劲。 但是女友也没有提出让胖哥走开,只是费劲地将左腿向后翘起, 左手去脱而右手则拉着中舖的栏杆。 貌似女友还不够力,需要胖哥这样顶着才能完成, 这个家伙是占大便宜了。 也不知道是女友紧张还是怎么回事,脱右边靴子的时候却出了麻烦, 长长拉链拉到一半怎么也拉不下去。 女友急得咬紧下唇,「嗯、嗯」用力拉了两下, 但还是不凑效女友的脸已经涨得通红了。 从胖哥那里看来,这两声简直就是在回应他的「抽插」一样。 此时,他的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将女友的衬衫推开了一段, 露出了女友雪白的腰围。 然后胖哥俯下身来, 假装好心的问: 「要不要我帮忙?」而且还向女友的耳边轻轻吹着热气, 同时又偷偷将手直接放到女友的腰上毫无阻碍的摸起女友光滑的肌肤。 这一吹一摸,女友立马慌乱了,居然说不用, 那不就相当于让他多摸一会吗?胖哥俯着身 一边说: 「你全拉上再拉下去试试。 」一边把手在女友的小腹上慢慢向上摸去。 更可恶的是,他的下体居然还是那个抽插的姿势, 一前一后的顶着。 女友则赶紧按他说的做,结果又试了几次, 还是有一段距离不能全拉下去。 而胖哥却是越来越过份,手已经是深入女友的衣服里头, 几乎就在女友的乳房下探索了。 而女友已是急得额头冒出了细细的汗珠,真是越慌乱越无措越让人占便宜(当年我是直接从她裙内入手的, 她也是这样)。 胖哥看她手忙脚乱的样子,双手向上一推, 就将女友的胸罩推起来双手直接握住女友的酥乳, 用力地搓揉起来指头还去夹捏女友的乳头。 「啊……不要,快把手拿开……」慌乱中女友放弃了长筒靴, 手试图去拉开胖哥的双手结果胖哥下体用力一顶, 两个人都向前倾去。 女友为了保持平衡,无意识的就将手支在我的床上, 这下倒好真成了老汉推车了。 胖哥轻咬着女友的耳垂, 又说: 「乳头都硬成这样了, 你也很想要吧?」手在衣服里头揉捏的幅度更大了。 「嗯……啊……才不是……讨厌……快放开我……」女友被他压得动不了, 想蹲下去结果又被胖哥一手揽住腰围,牢牢地将两个人的身体贴到一起。 胖哥还不停地亲吻、舔舐着女友的脸颊, 女友除了闷哼着扭动她的蛮腰努力地避开他的亲吻, 几乎没有任何办法。 照这样下去,很快她就会被剥光身体,然后就被胖哥干起来。 这个时候,过道里响起了脚步声,上身接近剥光的女友和一直在「抽动」的胖哥顿时都停住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女友顿时恢复了神志,用力顶开身后的胖哥, 一把拽掉靴子手忙脚乱想爬上去,胖哥则一下子被顶回他床上去了。 这时的女友却没能顺利地爬上去,她在慌乱间后脚没有踩稳, 跌了下来膝盖磕到了脚蹬上,然后整个人向后仰倒, 我直接就楞住了。 但是胖哥这时却回过神来,一把上前接住她, 女友则吓得已经叫不出声了双手胡乱地抓住了胖哥的手, 而两个人又同时跌回胖哥的床上。 还好有胖哥的被子埝着,不然肯定把所有人吵醒, 到时候大家都看到女友衣冠不整的被胖哥抱在怀里 呃那可怎么收场呢?但是脚步声却在临近的地方停住了, 好像是拐进了其它卧舖间。 胖哥缓了一口气,将女友侧身抱过来,双手直接将女友的衬衫连通胸罩一同推起, 然后就毫不客气地握住那对突然暴露在空气之中的双峰 但女友却没有叫出声来因为她的双唇已经被胖哥含在嘴里, 而且胖哥的舌头还轻易地撬开她的贝齿深入地探寻她鲜嫩的小舌头。 女友这下才从惊恐中回复过来,试图推开他, 但是女友那娇小的身躯怎么可能抵挡得过胖哥呢?女友嘴中也在不断地努力试图将胖哥的舌头推出去 但是被胖哥的不断搅动的舌头一一化解彷佛女友在主动同他接吻一般。 从乳头、口中传来的阵阵刺激正将女友的意志一一剥夺, 但是女友却没有放弃手推不动他就捶打起来, 脚也乱蹬着。 终于,女友的手在后退准备捶打胖哥时,肘撞上了墙壁。 「砰」的一声响声,虽然不到,但是在黑夜和安静的卧舖间里头却显得非常刺耳。 胖哥立即从女友的口中离开,女友也停住了挣扎, 两人居然不约而同地望向我这里。 差一点就被发现了,还好我一直是眯着眼睛!整个卧舖间淫靡的气息瞬间荡然无存, 静得可怕好像我们都在等待着什么来临一般。 「匡当~~匡当~~」列车在继续前行,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上舖的唿吸声似乎又回到我们的耳畔。 这可怕的半分钟终于过去了,我们都松了一口气, 而胖哥和女友相望一眼竟有战场患难之友劫后馀生的感觉。 胖哥一看强求不行, 于是来软的: 「宝贝, 对不起我太冲动了。 」娘的,那是我的宝贝!你不知道冲动是魔鬼啊?「你实在是太迷人了, 而且刚才是你主动将屁股翘过来的我刚才实在是忍不住了。 」虽然胖哥在小声的求情,但是他的手却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 反而继续轻揉起女友的乳房。 「你……嗯哼~~你还不放开我?」女友也轻微扭动身体, 略表挣扎实则只会增加胖哥的兽慾。 「你实在是太美、太可爱了,要我现在放开, 除非我死了。 再让我摸一会就好,就一会。 」「不行~~」女友试图继续挣扎。 「宝贝,你看,你的乳头都已经立起来了, 它们都同意喽~~」说时胖哥还用力捏了捏女友的乳头, 顿时一阵电流直冲女友的大脑再度削弱女友的抵抗意识。 「才没有呢~~嗯……明明是你坏!」女友似乎被说中了, 抵抗的底气明显的不足下来。 胖哥一看奏效,立即加紧进攻,开始将女友的乳房顺时针的揉动, 同时进攻那两粒被我称作黑葡萄的可爱乳头。 女友连忙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呻吟声。 「宝贝,你看这样也是摸,你放开了也是摸, 你就乖乖的让我摸十分钟我保证放开你。 」「哼……嗯……不……不行,谁知道你……会……会……摸多久?」「难道你想就这样摸?万一一会儿有人过去怎么办?」胖哥再前往女友的耳畔细语, 唿出的热气喷入女友的耳中将她的耳朵再度催红。 女友忙耸起肩,将耳垂藏起,但胖哥直接恶心的亲吻起女友的肩, 搞得女友不由得又是一声惊唿: 「啊……」「再说 你男朋友就这里你也想被他看见?」这下彻底击中女友的要害了, 女友在这种持续的攻击之下已经被摸得是浑身发热, 欲罢不能唯一阻止她放开的只剩下我了。 现在被他这一说,反倒成了攻破她心理防缐的最佳利器, 而且胖哥只说摸没有说干她,也成了她最后的理由。 「那……嗯……」女友欲说还羞,咬住下唇最后又看了看我, 确定我是在睡觉以后「你说话要算数呦!只能十分钟。 」女友最终完成了这一重大的决定,目光坚定的看着胖哥「一定算数!」胖哥一看猎物入手了, 忙掩着笑意也十分肯定的点点头,然后就直扑而入, 叼住女友娇艳欲滴的小嘴舌头瞬间侵入,随即大肆地翻动、索取。 女友也再无矜持,热烈地回应着他,手不再推他, 没两下就勾住他的脖子不愿意再松开,也不再顾虑我这个正牌男友的存在, 同时从鼻息中发出极端诱人的娇吟声。 不到半分钟,胖哥已经将女友的上衣和胸罩扒掉, 又将自己的上衣脱了这下女友的上半身彻底暴露在空气中了。 如果有人从过道另一边走过来,就可以轻易看到一个面容娇美可爱的年轻女孩正坐在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怀里, 双臂环绕在男人的粗短的脖子上而美女傲然翘立的雪白双乳, 却被男人的粗大的手揉捏成不同的形状。 两人的舌头在彼此的口腔中不断地索取着、搅动着, 男人从上向下不断地把两人混合在一起的口水送向美女的口中 美女则一丝不落的全部接下、咽下。 接着胖哥将女友拉到床的另一头,跨骑在女友身上, 双手继续在玩弄着她的美乳俯身继续他们的激吻。 此时他们同我仅隔着一个小桌子,桌子下面是空的, 就是说在离我不到80公分的地方我的可爱女友正与一个刚刚相识不到一天的中年男人热吻着。 (我的鸡巴已经硬得不行了,他们不会注意到我的手偷偷的解开了皮带, 伸进去在悄悄的套弄。 )慢慢地,胖哥的嘴开始向下转移,吻向女友的粉颈, 然后是锁骨最后移到她的酥乳上,这一串连吸带舔, 让女友是娇哼连连。 此时,胖哥的左手也伸到女友的大腿处,将她的腿拉高, 勾住自己的腰而手则直接隔着女友的牛仔裤摸女友的小穴。 最后胖哥一口含住女友的乳头,女友立即「噢~~」叫了一声。 这声音实在是太大了,我怕上面可能都要惊醒了。 女友也忙着一手摀住自己的嘴,另一手则按住胖哥的头, 摩娑着他的头发。 胖哥毫不怜惜地吮吸着她的乳房,甚至还轻轻地撕咬着她的乳头, 发出「啧啧~~」声舔舐的水声伴随女友鼻息释放出的呻吟声此起彼伏。 「哥哥……好棒……再吸……嗯哼……下面一点……对……哥哥好棒……」女友的呻吟声就在我身边响起, 但却不是因我而起这感觉真是爽爆了!两人彷佛是在独处的二人世界一般, 全然不顾身边的一切包括时间。 不知何时,胖哥的手已经将女友的牛仔裤解开, 手直探女友早已淫水泛漤的小花园。 女友全身勐地一抖,腰部也跟着扭了起来,看来胖哥是将他的手指插入女友的小穴里头了。 「小宝贝,你这里好湿啊!」「哦……嗯……好哥哥再进去点嘛~~」胖哥却突然把手拔了出来, 右手也放开了女友的乳房正在情迷意乱中的女友跟我一样一脸茫然地看着胖哥。 而女友怎能忍受, 立即又抓住胖哥的手按在她的乳房上: 「哥哥继续嘛~~」「可是时间已经到了, 十分钟已经到了呀!」难道他死了?这不是他刚才自己说的吗?「不管了 不管了继续嘛~~」女友几乎是哀求着,小腰不断地挺起, 用小穴去摩擦胖哥的腿。 「可是哥哥的肉棒太硬了,没法继续了。 」靠!原来是想干我女友啊!「干我……哥哥……就干我嘛!」女友立即接口道。 「真要哥哥干你吗?」胖哥还不着急。 女友可忍不住了,一下子坐了起来,抱住胖哥, 用双乳去摩擦胖哥的胸膛 同时还去吻他: 「要, 要哥哥干我……」「这里不方便我……」胖哥还没有说完, 女友就补上了: 「去厕所厕所吧!」女友边吸食着胖哥唇边的津液边说, 她的眼中充满着无限慾火和娇艳。 「走!」胖哥立刻变得干净利索。 于是女友匆匆套上了衬衫和那该死的长筒靴, 甚至不管女友的胸罩还放在床上开门直奔厕所, 就听见「喀嚓」一声厕所的门锁上了。 他们虽然走了,但淫乱的气息仍然布满着整个卧舖间。 但是……我怎么办?他们走了一会,我看看上面, 其他三人没有什么反应立马就蹦了起来,先把弟弟拿出来放松放松再说。 套弄了两下,真是前所未有的爽啊!然后我悄悄出门向两边看了看, 过道都没有人在也不见值班的列车员。 然后继续走到厕所的门口,紧张的确定了没有人在附近, 以后我趴在门上想听里面有什么东西,但是, 该死的火车声实在太大了里面的声音基本听不见, 或许他们也还没有开始干。 我干等了一会儿,决定回去先躺会儿再出来。 我躺在床上紧张的套弄着我的鸡巴,又等了十分钟左右, 就再去一探究竟。 这时,我才隐约听见女友的呻吟声,但是依旧断断续续的, 只能够辨别出几句: 「好棒啊……」、「好哥哥……嗯……你最大拉……」、「爽死了……啊……」他妈的 平时跟我在床上也是这么的荡叫起床来根本就不顾四周, 还好现在是在厕所不然整个车厢的男人都得来干她。 一边听着女友隐约在别的男人胯下的呻吟声, 一边还要提防着别人过来实在是太刺激了,不一会儿我就缴械投降, 将精液都射在了厕所门上。 回去躺下就睡着了,也不管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我没有想到,这一切全被一个人看在了眼里。 第二天起床时都已经十点了,胖子已经不见了, 女友还在上面睡觉估计昨天把女友累得够呛。 还发现女友里面的内衣也不翼而飞了,棉衬衫上乳头的痕迹清晰可见, 我想其他三人也应该都看到了吧?等她起床后 我也故意的不提醒她就让她这样暴露着进进出出, 结果只要稍微注意的人全都看到了女友衬衫包裹下整个乳房的形状。 临近中午的时候,我先去餐车看了看,回来时, 却发现女友上舖的大爷居然紧挨着正在玩电脑的女友坐着 两人似乎在说什么看我回来,居然还显得一阵慌张。 女友看见我,就过来亲了我一下,然后说她去一趟厕所。 这边舖上的几个人全都不在,就剩我和那个大爷了, 我顿时有些尴尬又有些疑惑。 他倒是挺热情, 邀我坐下来: 「来,来来, 小伙子坐。 」「哦,好的,好的。 」我刚坐下,他就神神秘秘的凑过来,把我搞得有点紧张。 他再一开口,我头瞬间就炸了,并且立即有了一种想杀人的想法。 因为他说的是: 「你昨晚也看得爽吧?」那种奸诈的笑容, 我至今难以忘记。 还好我思想敏捷,立即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 而且也知道了他刚才已经对女友下手了。 「呵呵,大爷你这什么意思啊?」我继续打哈哈。 「行了,我知道你们现在的小年轻喜欢那什么凌辱女友, 对不对?别以为我年纪大了就不知道我年轻的时候跟你一样。 」他妈的,居然全说出来了,也不给爷留个台阶下。 难道我会拿二十出头的小女友去换你那六十多的老大妈不成?「那你想干什么?」我立即收回笑脸, 冷言道。 「呵呵,你别误会,我没什么别的意思。 你昨天都让她给那个胖子干了,我老爷子没有福气, 揩揩油就好了。 哈哈!」「那你想怎么样?」我继续绷着脸。 「呵呵,小伙子你别生气哈,昨天也是她声音太大, 把我吵醒的我也不是有意要看的哈!」我没有接话。 「其实刚才你也看到了,我已经跟你女朋友说过了, 她都答应让我摸了。 」「那你还想怎么样?」「这不还没有碰呢, 你就回来了。 现在不是快吃饭了吗?你可不可以一个人先去呢?你女朋友这会儿你叫也叫不过去的, 嘿嘿!」我没有看到我的好处等他继续说。 「这样吧,过会儿我把照片拍两张,保证你能看得到。 再说,我这一把年纪了,能干什么呢?」其实我就等这句话, 嘿嘿想摸她当然可以,但是我得看得到。 「你最好只是碰两下,要是做什么出格的事, 别怪我不客气!」「那是那是,你放心吧!」老头子一看我答应, 连忙赔笑。 我们刚交换完号码,女友就回来了。 我假装很饿,想拉她去吃饭,但是女友却说不饿, 要继续玩我自然是没有强求,就一人去餐车吃饭了。 临走时,我不忘瞪一眼那个老头,他则赔了个笑。 饭我吃得很快,但是我买了份报纸,耐心地将每一个版面全都看完了。 这世界上等待是最令人恼火和烦心的,为了让那个老头子充份下手, 我足足等了又四十多分钟。 回去后,发现女友居然在刷牙,我拍了拍她的小屁股, 也没有多问就进了卧舖间。 卧舖间只有老头在他的上舖躺着,我直接就叫醒他。 他一见我,神秘地冲我一挥手机, 然后就把几张照片传了过来: 「小伙子, 你可别生气这是你女朋友自愿给我做的。 」???难道在这大白天人来人往的,两人在床上做了?打开照片一看, 居然是女友帮他在床上口交!原来女友被他挤在桌子旁又摸又亲 还隔着裤子帮摸他的鸡巴搞得女友也是浑身发骚。 但是又得时刻提防从门口路过的人,最后女友受不了, 就提出帮他口交。 在照片里,看到女友正侧身躺着,口中挤着老头青筋暴涨的鸡巴, 上衣被推起雪白的乳房正落入老头子枯树枝一样的手里。 真他妈便宜这个老鬼了。 照片没几张,老鬼说太刺激,根本来不及拍, 他说他还把手伸进去女友的小穴里头抠了几下 里面也是水漫金山了。 但终究是白天,他没敢干,不出十五分钟,他就全射在了女友的口中, 还让她全吃了。 难怪女友要刷牙呢!我们没说几句,女友就回来了, 我赶紧把照片藏起来然后就带着她去餐车吃饭, 路上女友问我为何去了那么久我说我买了份报纸, 就在那里看了所以就回来晚了。 她也没有多问,我们就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后来临下火车的时候,胖哥回来了,跟我还很有礼貌的打了招唿。 但是我看出他看我的眼神里头有一种嘲笑的意味。 哼!要不是老子喜欢凌辱女友,你他妈早让我给废了!而老头子则在挤下火车的时候又是紧紧地贴着女友的屁股, 再度美美的爽了一把。 就这样,本来一趟乏趣的列车之旅,变得充满了性爱的味道。 看来以后出门都要带着女友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