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仙侠榨精大作】《神洲仙侠录》第11章薄丝嫩趾蜂腰丢盔弃甲难饶

  第十一章、薄丝嫩趾蜂腰丢盔弃甲难饶

  采玉曲着一双白丝美腿,眯着水目,贝齿紧咬着红唇,一只玉足大小纤趾狠

  狠的夹住肉棒不断上下捋动,另一只玉趾嫩肚堵着马眼死命摩擦,「噗嗤噗嗤」

  一股股的白浆沁出薄薄的裤子不断从蕾丝足隙间冒了出来,可见射量惊人。

  采玉樱桃小嘴里一边恨恨地「剑法好!剑法好!嗯?我让你剑法好!」一边

  弓起纤美的足身发着狠的蹂躏龟头软肉,磨的千墨激射不断中又爽又痛,忍不住

  「啊!」的大声叫了起来,「不要!好痛!唔!」

  「服不服?」采玉冷艳的脸上带着一丝报仇的快意,「小贱货,敢打伤我,

  今晚本仙子让你知道什么是先奸后杀!」说着一双玉足灵巧的解开千墨腰带,向

  下一拉,露出一根仍梆梆硬的肉棒,夜风拂过,千墨只觉湿腻的胯间一片凄凉。

  「奸杀也太便宜他了,姐姐。」采蕊躺在地下怨毒的道,「这臭小子砍我一

  剑,打你一掌,须得让他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千墨听的心下一寒。

  「不错,妹妹言之有理!须得慢慢炮制,拿他出气!」

  大局既定,采玉娇麵如花,嘴角冷笑,翘起两只嫩足夹住肉杵一边好整以暇

  的上下套弄,一边仔细瞅了瞅千墨的脸庞,月光下少年纤毫毕现,眉清目秀,唇

  红齿白,端的是个美少年。

  「吆,这小贱货长的倒漂亮。」采玉眼中一亮,伸出丁香小舌在红唇间微微

  舔动,淫邪的道:「练得又是玄门正宗,气血健旺,这玩弄起来就更加受用了,

  今晚先轮你个死去活来,日后再慢慢调教成精奴。」

  千墨丹田中真气溃散,毒气四弥,前功尽弃,本已心灰,听见妖女言中淫邪

  之意,暗暗发冷:「这两个蜂妖心狠手辣,落到她们手里只怕生不如死。」

  求生欲望一起,暗中勉力驱动丹田真气,哪怕一线希望,也不能轻易放弃。

  「还敢顽抗!」采玉看见千墨神态,猜到他在暗中行功,俏脸一寒娇斥一声,

  玉足纤趾夹住龟头一团嫩肉狠狠拧动起来。

  「啊!」千墨一声痛叫,只觉那要命的纤长两趾将龟头软肉拧来扭去,另一

  玉足两趾夹住棒身从棱肉到杵根快速捋个不休,沾满精液的丝袜揉弄间慢慢寖的

  透明,薄丝下匀称纤嫩的弓足、点着粉红趾甲的十根豆蔻清晰可见,寖湿的丝袜

  捋套中更加顺滑,阳具一股股射意被叠的一浪高过一浪。

  千墨被那双可恶的小脚玩的快感连连,每次精意临头龟肉都被嫩趾狠狠一扭,

  强行压下,痛哼中欲火难遏。

  蛇蝎美人刁钻淫狠的足责令千墨苦不堪言,忽爽忽痛间,恨不得大声哀叫,

  真气哪里还运行的顺畅。

  射精控制下一轮又一轮寸止,千墨在痛苦呻吟中被玩的马眼腺液横流,泡的

  半只丝足都晶莹剔透,滑滑腻腻,欲射不能下差点就心防失守,开口求饶。

  一脸冷艳的采玉突然松开玉足,裹着白丝的小腿轻轻一推少年小腹,千墨中

  毒后浑身无力,缓缓向后躺倒,硬挺挺的肉棒摇摇晃晃。突然见到眼前妖娆的身

  段慢慢直立起来,心下一阵绝望。

  采蕊惊喜的叫道「姐姐你这么快就解开啦!」

  「解开个屁!」采玉没好气的道,「这小混蛋真气凝练精纯,点的穴道力透

  筋脉,身上穴道没一两个时辰根本解不开。只有腿上关谷被他抹了一下,吃力不

  重,我冲了半天,现在两条小腿能动了。」

  「姐姐你拖住别让他运功,我还有个把时辰就解开了,一会我帮你解!」

  「你慢慢冲穴,我现在就要玩玩这小贱货,收点利息。」

  清冷月光洒下偏僻院落,千墨躺在干硬土地,从下望上,只看到白蕾丝袜修

  饰下,骨肉匀称纤细修长的一双美腿缓缓移来,丝袜短裙间露着一段洁白浑圆的

  大腿,叉开着立在自己脑袋两边,彩锦短裙下的蕾丝亵裤中黑色朦胧,居高临下

  冲着自己脸部直压下来,同时上面传来娇媚阴冷的声音:「你敢把狗眼闭上,立

  刻踩瞎!」

  千墨威胁之下,眼睁睁看着那薄透中神秘春光越来越近,嘴上突然压力陡增,

  唇齿陷入一片软腴湿滑间,口鼻之中呼吸的尽是缕缕甜腻下体幽香。

  「舔!」妖女娇声冷斥中透着不容置疑「小贱货,舔的不舒服,看我怎么收

  拾你!」只觉身下之俘顿了会,蛤口压着的唇间伸出一条小舌,隔着薄丝慢慢舔

  弄起来。

  「算你识抬举!」美人冷笑一声,翘臀使劲压着少年口鼻挪动,「先熟悉熟

  悉主人下面的味道,以后每天你都得给我舔到舌头抽筋!」

  两条纤细小腿一收,千墨只觉夹着脸庞的丝袜异常细腻,大腿肌肤光滑如缎,

  倒是十分舒服,蜂妖蜜液味道酸甜,豪无异味,也没想象中糟糕,于是不断来回

  舔着那条花瓣中的细缝,只盼这恶毒美人别再折磨自己。

  过一会耳中传来妖女带着微喘的呻吟「嗯!拨开内裤,伸进去舔,唔!快!

  不然割了你的狗舌头!」

  千墨无奈,伸着软软的舌头拨开已经湿答答的亵裤,努力的伸进窄小滑腻的

  蜜穴中,来回舔弄。

  突然觉得夹着脸庞柔滑的大腿一松,接着下体的肉棒又开始遭了殃,被两只

  嫩足一裹,那让人发疯的足责又开始没完没了。

  千墨实在受不了这上下同时的淫虐,待要张口求饶,一阵蜜液灌入口中,顿

  时咳嗽起来。

  只听身上美人阴冷淫笑着:「什么时候舔的我满意,什么时候让你射出来。」

  千墨只好拼命的伸长舌头在蜜穴里舔来刮去,被紧窄膣壁夹的舌筋又酸又麻,

  喉咙被不时流入的蜜液呛的直咳嗽,下身如欲爆炸一般,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忽然脸上臀部微抬,觉的压力一松连忙大口喘气,听见蛇蝎美人戏弄的声音

  传来,「爽不爽啊?小贱货!」

  千墨前世只是个普通高中生,穿越到这个世界,既不是什么盖世英雄,也没

  人拍着肩膀对他说拯救世界就靠你了之类,与世无争的活了十多年,第一次体验

  到这个世界真正邪修的残忍无情手段,几下就被淫虐的服服帖帖。

  「饶、绕了我吧。」

  「还敢不敢跟本仙子作对?」说着嫩足狠狠一夹龟头。

  「啊!」千墨惨叫一声,「不敢啦!不敢啦!」

  「哼!后面还有的你受!」

  千墨对口活毫无经验,口舌侍奉技术粗糙,采玉被舔的嫩颊潮红,实际却是

  不上不下,吊的穴内反倒是瘙痒难耐,泥泞不堪,娇喘着站起身来,「本仙子现

  在就奸你个半死!」

  白足挪移,光滑的丝袜长腿跪坐在千墨熊腰两侧,翘臀找准位置,饥渴的花

  穴早就张开花瓣,龟头刚被吃进蛤口,美臀一沉直接坐在少年腰上。

  千墨只觉湿窄的小洞套着肉棒一榨到底,嫩肉狠狠撞在穴底花心,「啊……」

  的一声狂叫,被足责攒了大半个时辰的阳精泄洪一般突突突全激射在子宫颈口,

  一泄如注的快感令脑中一片眩晕。

  「嗬……」采玉挺着光洁鹅颈发出嘶哑的声音,娇嫩的花心吃这一顿巨量连

  射,只觉得汩汩精纯元阳一股脑全都灌入体内,暖意从穴内花心一直烘到丹田脏

  腑,一个绝顶高潮袭来,两眼一翻,晕伏在千墨身上。

  千墨长吸了口气,突然肩膀一动,勉力翻身将身上妖女拱在一边,吓得躺在

  地上的采蕊惊叫一声。

  千墨怎么突然能动了呢?原来,千墨内心一直在苦思脱身之策,从未放弃求

  生之念,被采玉足责痛不欲生之时,绝望中突然灵光一闪,运起丹田几缕真气将

  下身附近的毒气缓缓聚拢,十几年苦练的玄宗真气终不是一无是处,强忍着妖女

  的淫虐,一直等待时机,当终于在采玉体内一泄如注,借势将逼拢的部分毒气全

  都顺着阳精射了出去,千墨体内毒量本就不多,又射出去一小半,体内毒液更加

  稀释,虽然仍浑身无力,但四肢已能勉强爬动。

  采玉被千墨口舌侍奉吊了半天胃口,饥渴莫名,又没想到千墨放开精关,入

  体便射,心理毫无防备,一射精量如此巨大,其中还夹杂着一丝麻痹毒液,采玉

  虽对自己的毒液免疫,但下体最娇嫩的花蕊还是被毒麻了一下神经,加上精元阳

  气,一烘一麻之间,竟然高潮爽昏过去。

  千墨哆哆嗦嗦在地上摸到剑柄,却五指无力根本握不起来,暗骂一声,弃剑

  不要,勉力振奋精神,手脚并用,朝院子外面爬去。

  采蕊初始吓了一跳,定神一看这小子四肢交替,向外爬逃,裤子还耷拉在腿

  上,夜色中裸着白生生的屁股,狼狈不堪,连忙尖叫起来「姐姐,你快醒醒啊,

  那小子逃了。姐姐,醒醒!」

  过了好一会儿,采玉才幽幽的缓过神来,悠着嗓子嘶声娇吟:「好精纯的元

  阳,真真灌死我了。」

  「姐姐,你怎么才醒!那小滑头跑啦!」

  「什么?!这可是个高阶精元,不能让他溜了!」采玉上身穴道仍未解,两

  条修长的大腿这会却已能动,站起身来,走去玉足按住采蕊背心风门穴,一阵揉

  摁,采蕊本就穴开在即,揉弄间已是经脉畅通,真气运行无阻,挺身而起,伸指

  解开姐姐上身穴道,急急道:「追那宝贝!他四肢无力,跑不多远!」

  姐妹俩一起纵身越出小院,疾速追去。

  这一大片民居大部分是空宅破墙,小巷阡陌,四通八达,藏匿处极多,采玉

  纵身登上一颗华阳树,居高临下,四处眺望,突然发现月下一个黑影,似乎怀抱

  一人,正往河边飞去,向妹妹招了招手「这边!」

  姐妹俩轻功卓越,几个呼吸间便追到河边,采玉伸手一针射向那个黑影。

  黑影飞在半空早就发现俩人追来,「刷!」的鞭影一挥,格开银针,怀里抱

  着一人缓缓降落下来,一道魅惑的声音响起:「吆,我当是谁,招呼打的这么粗

  暴,原来是两只小蜜蜂啊。」

  只见这女人身姿丰腴,脸如桃花,穿着紧身黑色皮衣,更显的丰乳肥臀,背

  后张开一对黑色的巨大蝠翼,缓缓扇动着降下,怀里却抱着一个双手反绑一丝不

  挂的少年,两条浑圆修长的大腿紧紧夹着少年的腰肢,一对纤长的小腿在少年背

  后交叉锁住。

  妖异的蝠翼美人一边飞落,一边蛮腰扭动,仔细一看,皮衣在两腿之间开着

  一条豁口,露出修剪整齐的芳草,鼓起的蜜穴正随着腰肢摆动不断套弄吞吐着少

  年红肿的阳具,一双裹着黑色皮衣的长臂搂着少年的头背,说话间烈焰红唇张开,

  露出尖尖的犬牙,一口咬在少年脖上,少年闷哼一声,只听「刷」的一声,一条

  黑鞭抽在少年屁股上,淫媚的声音中透着残忍:「不是让你不准出声么,这么不

  听妈妈的话。」少年鞭痕交错的屁股上顿时又添了一道红印,原来那条细长的鞭

  子竟是女人的尾巴,少年腰部一阵抽搐,显然已经被榨的泄了身子。

  「姐姐,不是这个少年。」

  「恩,这一耽搁,只怕那小子已经跑了。」采玉转头厉声道「蝠妖,你在我

  们地盘打猎,死了人,岂不是惹黄金神卫找上门来。」

  「咯咯」蝠妖舌尖舔了舔唇上残血,媚笑一声,「你们怕黄金神卫,我玲珑

  可不怕。」说着将怀里少年放到地上,裹着黑皮手套的纤手抓着少年头发摁着跪

  到自己身下,嘴里甜腻的道:「小宝贝,给妈妈舔舔。」尾巴却是「刷」的一声,

  无情的抽在少年裸背上,一道鞭痕高高肿起,少年痛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却是强

  忍着不敢哭出声,张嘴贴在妖媚女人的腿间拼命舔弄讨好着。

  「蝠妖,你莫要嚣张。」采玉哼了一声,「听说姹女玄宗的左护法萱长老还

  有郡主都到了抚仙城,你碰上也小命难保!妹妹,我们走!这个地方不能待了。」

  蝠妖眯着眼睛享受着胯下少年的口舌侍奉,看着蜂妖姐妹离去,不屑的哼了

  一声,「这么多高手在这里是因为有大买卖,你们这对小蜜蜂知道个屁!」鞭尾

  一卷少年两腿将他倒吊了起来,两条浑圆有力的大腿夹住少年脖子,淫媚的道:

  「乖孩子,继续给妈妈舔,妈妈今晚还要活活吸死你那,宝贝,开不开心?」说

  着长长的粉色舌头伸出像蛇一样缠绕箍住少年跨间肉棒,拉到口中含吮起来,两

  翼扇动,抱着赤裸少年缓缓飞起,不知这妖女使了什么手段,还没到半空,少年

  的腰肢颤抖,屁肉抽搐,显然被强行口了一发,不知这少年今晚会被怎样淫虐至

  死。

  在旁边三米远的运河边,倒生着一排杂草,千墨就躲在草边水下,露着鼻翼,

  平缓悠长的呼吸,一动不敢稍动,哪怕这里已经寂静无声,运功大半个时辰后,

  终于祛除余毒,划着无力的四肢潜入水中,顺着暗流悄无声息的逃走了。

  

上一篇:【收养月老之冷冰霜外传】(1-28完)作者:八戒 下一篇:艳尸